原来平时大舅哥直播的时候都是带着封印的现在

 楚生这把对收集吐槽值已经基本没了兴趣,到现在这吐槽值才不到10点,这要攒到枪神附体不得猴年马月。
 
    不如干脆做一期访谈节目,好好探究一下这个gay里gay气的家伙吧。
 
    “三十个小时,那你这是睾玩啊,我才玩了不到十个小时,你这叫我带你吃鸡,怕是不合适吧?”
 
    楚生倒是没说假话,绝地求生他自己那个号打了也一晚的功夫,肯定还不够十个小时。
 
    “哇,玩了不到十个小时知道不走旱道走水路,厉害了兄弟。”
 
    水友们一听,这两人对话里面有东西啊。
 
    高手过招,招招致命,险象环生。
 
    “不如我们岸找车,找完车可以去……”即兴哥看着毒圈已经开始收缩,这不等他们到地图左角的z城,怕是要吃毒了。
 
    身只有一个急救包,然后二十多个绷带,想要进圈吃毒会很麻烦。
 
    看了一眼地图,还没想清楚去哪里,楚生也打开地图扫了一眼,这附近的固定刷车点倒是有的,但是不确定有没有人。
 
    “去哪儿?”
 
    楚生开口问了一句。
 
    “去圈里啊!我现在真的信了你可能只玩了十个小时。”
 
    即兴兄最开始还以为楚生是骗他的,现在一听这话,怕是真是个萌新。
 
    楚生嘴角微微一翘,反正已经放开自我了,这趟去幼儿园的车已经偏离了驾驶路线,而且车门已经全都焊死了,那么开始飙车吧!
 
    “哦,去圈里啊?我还以为是去你心里。”
 
    楚生话音刚落,突然提示获得来自【freestyle】的吐槽值5点,让楚生眼前一亮。
 
    这头骚猪果然是故意来gay他的。
 
    你说现在的人,好好打游戏吃个鸡不好吗?为什么非要这么多套路,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呢?
 
    不过既然让楚生知道这家伙是有意为之,那这车不是想下能下去的了。
 
    “呵呵,你这人好讨厌吖!”
 
    即兴兄娘里娘气的回答让楚生险些呕吐了出来,然而这一番交锋下来受到成吨暴击伤害的是直播间的水友们。
 
    明明一个健康积极向的直播间,突然开始有一种古怪的气氛蔓延。
 
    “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楚生,告辞告辞!”
 
    “一个情商为负的钢铁直男,这种时候居然说起了暴击百分百的情话,我终于找到楚生这家伙还单身的原因了!”
 
    “原来这才是主播正确的打开方式吗?请问现在告辞还来得及吗?”
 
    这时候楚生也改变了策略,既然要gay是吧,那我先出招,不被动防守。
 
    “你为什么想要去找车?是我的船不好坐吗?还是你在外面有其他狗了?”
 
    楚生自以为这一番话可以打对面一个措手不及,至于这种让人头皮发麻的骚话,既然卷起袖子撸,互相伤害,那谁怕谁啊!
 
    楚
    “快放我下来,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!”
 
    “,体内浓郁白稠的骚气已经抑制不住的溢出来了!”
 
    “我输了,原以为这是单方面的屠杀,结果是两位至强的对决。”
 
 第187章:藤原拓海不是开车的吗?(3/3)
 
    楚生的吐槽值已经涨到了15点,这一波操作很舒服了。
 
    不用想什么骚操作,只管开船说骚话可以了。
 
    虽然过程有些不堪入目的,但不是有游戏是第二人生的说法吗,反正都是,忍忍也过去了。
 
    两个男人之间gay爆了的骚话让一种水友头皮发麻,这特么拿着手机看直播,突然周围的人投来怪的目光是怎么回事?
 
    还有老妈,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!
 
    听楚生说完,即兴哥再次没有了声音,过了半晌快艇经过z镇的时候,才幽幽飘出一句:“好吧,你说的都对,宝贝儿!”
 
    宝贝儿?
 
    摔!
 
    谁特么是你宝贝儿啊!
 
    楚生一阵恶寒,已经用出‘宝贝儿’这种违禁词了吗?
 
    “这直播间的名字不是‘进来开心好了吗’,可是为什么我感觉到了满满的恶意。”
 
    “这主播有毒,说好的绝地求生呢?为什么我一进门看到了两只利海灵顿在玩捆绑式摔跤?”
 
    “果然异性只为繁殖,同性才是真爱吗?大舅哥的情商似乎一下子全都打开了。”
 
    “要是直播的时候对陈妈妈或者小白说这骚话,怕是早拿下了吧?”
 
    呵呵冷笑一声,楚生停下船开始打绷带。
 
    即兴哥也有眼色的加了一桶油进去,毒圈已经快要收缩完毕,他们这边还有三公里左右的路程才能赶到安全区之内。
 
    两人虽然怼来怼去,但是求生欲还是蛮强烈的,直到快艇再次飞驰,两个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骚话。
 
    楚生的目标是矿山西侧的野区,这里靠近海岸线,而且处于安全区偏心的位置,还可以再搜一波。
 
    他现在只有一把十字弩和p1911,那个骚猪即兴哥手头也只有一把乌兹,两人这装备实在可以说是可怜。
 
    “对了,怎么称呼你呢?总得有个名字吧?”
 
    没有名字这么交流,楚生总觉得很怪。